也是由政府来做统筹安排的

2017-03-19 08:31

昨日,全国政协委员、恒大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建议设立“低收入家庭扶助基金”,强制有利润的企业每年捐赠一定比例的利润注入基金,用于解决城镇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困难。(《新快报》3月3日报道)

众所周知,合法的企业都是每月在向国家依法纳税的。而税收取之于民,也是用之于民的。其用之于民,也是由政府来做统筹安排的。这其中的安排就包括了扶助于低收入家庭,事实上国家也是在这样做。所以,企业是在扶助低收入家庭等方面本身就有所贡献的。如果,再以强制的方式让他们拿钱出来用以许委员所提议的方面,这可能是于法规所讲不通的。除非因此而修改相关法规以提高税额后,企业等就无话可言了。但是,以提高税收的方式,这需得谨慎考虑其是否合情合理和符合现实现况。

强制有利润的企业每年捐赠一定比例的利润注入基金,用于解决城镇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困难。很高兴,也很幸运,这个建议是由许委员提出的。因为,许委员是恒大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。这说明他也是企业的人。而他的建议却不是站在利己的立场,相反是要“损己”来为公为民。在一些地方的两会上,甚至在全国的两会上,有委员或代表站在自己行业或身份的立场,为有利于“自己小圈子或小团体范围”说话的例子,这并不少见。所以,许委员是很识大体和顾大局的。其值得两会的委员或代表们学习。这是肯定的。

我们时常为影视剧中那些“劫富济贫”的江湖好汉们,拍手叫好,并在心中尊为大英雄。然而,那毕竟是古妆戏里的那些人和那些事。当然,戏里的情节也并非完全虚构。所以,劫富济贫的真人真事确也不少。但是,这一切完全归罪于那个万恶的旧社会。众所周知,在旧社会,朝庭昏庸腐朽,朝纲混乱败坏,官府鱼肉和盘剥百姓,富户望族为富不仁。于是,生活在水深火热而无以聊生的百姓,根本就无人来顾。贫富两重天。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这就是最好的写照和控诉。所以,那时的劫富济贫行为就堪称为了义壮之举。

虽然所走的方式或途径不一样,但是笔者的建议却能在结果上让许委员如愿以偿。因此,诚请许委员采纳。同时,笔者也相信其它的企业也不会无动于衷。所以,他们一定会支持许委员,更会与许委员为伍。因为,许多的企业家们早就明白了为富而不仁是要不得的道理。当然,无论许委员在两会开完回去后,是否采纳笔者的建议,但是其“劫富济贫”的建议是根本就不值得商榷考虑的。

我们非常理解和赞赏许委员对民生问题的关心关注,尤其是对低收入家庭无微不至的体贴。让企业,特别是有利润的企业,肩负起社会责任和义务来回馈社会,特别是济助于一些贫困家庭。这是应该的,更是一种颇有良心和道德的行为。但是,这也仅仅是一种壮义的捐助。而捐助,却是一种自觉自愿的行为。如果,企业没有那么高的意识,即使不施以捐助,这在某种意义上说,其也是无可厚非的。然而,如果强制要求捐助的话,这就真的具有“劫富济贫”的味道了。

但是,新中国解放成立后,一切旧的封建制度就完全土崩瓦解并一去永不复返了,尤其是那带血的剥削制度。如今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是政通人和及欣欣向荣,当然更重要的是法制更为健全。于是,打家劫舍是一种违法犯罪的行为。当然,在某种程度或意义上讲,打家劫舍在旧社会也是王法所不允的,但是这个王法的受益者只针对着那些所谓的权贵。而现在的一切法律法规,都是对所有人民一切权益的一种保障和保护。

然而,尽管许委员的建议也一视同仁地包含了自己是其中的“执行者”,但是以“强制”的方式还是很说不过的。退万步而言,即使要强制,这也不是以政府下令的形式。不过,许委员的大体“思路”并不是没有其它的方式可行之。只是可能要以一些更为“和谐”的办法。比如,暂时不管别的企业怎么想和怎么做,而许委员自己的企业挺身而出,并在未来一如既往地坚持向政府相关部门缴这个钱。于是,以楷模榜样的力量来带动更多的企业参与进去。又比如,许委员的企业可以发动并联合一些企业,先成立一个“低收入家庭扶助基金会”,然后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,将这个基金会“做大做强”。再比如,许委员等向所有企业发出倡议,对低收入家庭成员在就业上予以优先照顾考虑。等等。如此而来,许委员这个建议的最终效果就能达到了。但是,不知许委员肯否?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